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机械厂家

秦曾昌我们会和人工智能开战吗丨有意思博物馆

2021-12-16 来源:黄冈农业机械网

秦曾昌:我们会和人工智能开战吗?丨有意思博物馆

2018-11-02 21:50来源://

原标题:秦曾昌:我们会和人工智能开战吗?丨有意思博物馆

本文根据有意思博物馆演讲剧场——「果壳主场“新科学消费样本”」现场演讲整理。 本场演讲围绕“什么是科学的消费”展开,特邀五位演讲嘉宾,分享人类最共通的故事,为人们带来科学的生活建议。

演讲人秦曾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自动化学院副教授。目前主要研究方向为数据挖掘、跨媒体检索与自然语言理解。出版英文专著1本、编辑论文集1本和发表专业论文90余篇,也在it工业界做机器学习、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专业技术咨询工作。自2018年8月,担任keep首席科学家。

演讲人:秦曾昌《我们与机器的未来》

1

人工智能科学家在做什么?

我是一个做人工智能的科学家,在很多男性的视角里,这份职业的形象是托尼·史塔克,可以做出钢铁侠;在很多女性的视角里,人工智能科学家是可以做出美轮美奂、聪明智慧的机械姬的人。

这是大众对人工智能科学家的认知。这就好比人们提起科学家,总是会想起爱因斯坦的经典照片,留着长头发,吐着舌头。但很多人都错了,真正的科学家一般都是没什么头发的。

大众对人工智能科学家和人工智能,也有着类似的误解。其实我每天实际的工作,是面对人工智能背后一些很基础的数学内容。大家如果有心想学人工智能,首先数学要学好,第二要学习编程。

今天我们说人工智能是理解大脑如何如何,最本质的东西其实是通过人类一直以来积累的数学和自然科学,来制造一种工程的实体或者说工程模型来理解、模仿人的智能。

这就是人工智能科学家的工作。当然我对这份工作有自己的感受:在线讨饭,精通jave/c++,搭深度神经网络,一层五块钱,要几层就给你搭几层。

其实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个很好的演员,最近因为人工智能,我也与演艺界有了更亲密的接触。我参与了一部剧的前期工作,这部剧叫《我的机器人男友》——今天人工智能已经影响到了很多领域,对社会大众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以至于影视界也开始涉猎人工智能题材。

《我的机器人男友》的内容其实比较老套,帅气男孩和漂亮女孩相遇后发生的爱情故事,人工智能的介入是因为男孩爬山摔成了脑死亡,他疯狂的人工智能科学家父亲,把他的大脑换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工智能,之后两人之间继续发生的故事。这样的影视剧会使人们觉得,人工智能和我们的社会生活之间的距离或许没有那么远。

2

我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人工智能与生活越来越近,关于人工智能的研究有很多,今天我们从一个简单的角度来讲一下,这也是我的研究方向:语言和人工智能的关系。

大家知道图灵测试,它其实是说人的智能很多时候是通过语言来体现的。如果我们能很好地理解自然语言,我们就向智能走近了一步。

上个世纪,维特根斯坦对于语言哲学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大家想象一下,我要跟你交流,我用的语言是自然语言(区别于程序语言)。

我们怎么用自然语言沟通?在我的大脑空间中有一个概念,是我要描述的东西,这个东西在大脑里可能特别模糊,可能很精确但我不知道如何表述,于是我用了不太精确的语言标签讲了出来。听了这些语言的人,标签返回到他的大脑空间,大脑就再造了一个那样的概念,所以我们二者之间就产生了沟通和交流。语言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人与人之间交流,如果人与人之间不需要交流了,语言也不会存在了。

上述这种情形被现代科学所利用,我们可以在某种空间里加密一种代码,传给另一个人或另一台机器,ta重新解码,来解释代码背后的意思,但中间总是有一些差别,这就是我们说的语义鸿沟。

维特根斯坦的照片对于计算机来说就是一些像素点,存在计算机中就是一些数、一个大的矩阵,一个矩阵如何表现一个人就是最难的一个点,这也就是很多算法想要突破的语义鸿沟。

3

当下的人工智能是一种工程方法

给大家举一个浅显的例子,在cmu(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机器人所,我们和机器是如何对话的?

当你问机器人接待员“where’s the bathroom?”(卫生间在哪里?),它回答“please go left, the bathroom is behind the stairs.”(向左走,卫生间在楼梯后面) 还不错;我再问“who can tell me what to do ?”(谁能告诉我怎么做?)这个问题其实not really make any sense,它答“sorry, i can’t follow your question.”(对不起,我没有理解您的问题)这是蛮好的答案;我继续问,“are you stupid?”(你蠢吗?) 这是很多人都做过的,它回答“that’s not a reason to insult me because i am not a human!”(你不能因为我不是人类就侮辱我) 我说“i‘m sorry.’” 它说“that’s ok.”

这段对话非常连续,我们也许觉得机器人接待员已经很好地完成了这个工作,但你们觉得这个机器人它懂它在干什么吗?其实是不懂的,它只是有一个输入输出的反馈。

今天很多的人工智能和一些看起来很炫酷的技术,就是基于这种工程的方式来做的,它并不像人一样了解它在做什么。所以我们认为,今天的人工智能是一种engineering approach, 一种工程的方法。

人类一直在尝试这种方法,举个例子,人类尝试了很久如何像鸟儿一样飞上天空,我们觉得唯一的方法就是效仿鸟儿的翅膀,经过无数次的失败,最后发明出飞机,而飞机的翅膀并不是扇动的。

所以我们要对某些复杂的问题给出解决方案、甚至再造智能的时候,不一定非要是类似于人或者生物的大脑方式,而是通过其他的方式,比如硅基智能,因为我们的芯片是基于硅的。

4

能作诗,能嘻哈,还是大触助手

可能上面的例子让很多人觉得人工智能没有那么多的creativity,没办法去做很多创意性的工作。但是通过人工智能的数学本质,我们可以告诉大家,这样的想法并不完全正确。

我们近期的工作,让人工智能可以生成一些诗,比如这首:“满怀风月一枝春,未见梅花亦可人。不为东风无此客,世间何处是前身”。这是人工智能产生的诗,当然我们也可以把这个方法应用到淘宝评论里:“宝贝物美价廉,质量不错,穿起来还行”“非常好高端大气上档次”“质量很好,衣服摸起来舒服挺凉爽的”,其实这个都可以用来刷单了。

得到这样的成果,我们需要大量的训练,根据诗人说话的方式或者顾客的反馈,用数学、统计的方式来找到他们最大概率说什么,一般来讲,说“满怀风月”的时候,后面出现概率最大的词就是“一枝春”。

最近我们把这个方法应用到了生成rap上,大家来听一段:“我的宝贝 做好准备 做好匹配armani的香味 弱肉强食快速的车 昏暗的灯光不用白色bling也有两个 我总是浅灰色”生成这段rap的信息源大家也很熟悉,就是《中国有嘻哈》里的嘻哈歌词,我们用这些歌词做训练数据,跑一个双层的lstm(long short-term memory,长短期记忆网络),就做出了这段rap。

另外一个想秀给大家的事情,是我们曾经做的一个工作:用人工智能给漫画上色。

漫画行业最难的部分是构思和打线稿。比如宫崎骏,他的任务是分格、在每个分格中绘制故事,画出一个基本的故事轮廓,然后他的员工们画上胳膊、裙子等细节,之后由实习生们去上色。所以上色是最花费时间但最没有艺术创作性的部分。

我们研发的人工智能,可以给漫画自动上色,如果你对颜色不满意,随机在画中点几个色块,人工智能会根据这些色块,自己找到区域进行调整。

5

我们和机器的未来

大家看到了,人工智能可以做很多的事情,可能觉得未来的世界会非常美好,但也许,未来会像《wall-e》里那样,因为有太多事情机器可以代劳、人类太方便了,最后变得可分五谷、但四体不勤,成为整天坐在椅子上的懒胖子。

今天,越来越多的新科技让我们的生活变得便利,我举八个例子:不用离开沙发就可以娱乐,比如爱奇艺;低成本点赞文化,比如朋友圈;足不出户地吃饭,比如饿了么;网罗天下的网购,如淘宝京东;不再需要的书店,如当当亚马逊;直接推送的新闻,比如头条;不再迷路的导航,如高德百度;沉迷在虚拟空间的游戏王,比如王者荣耀。

所以我们会发现,现在的科技让人类可以沉迷、不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或许我们会变成这样。一位摄影师把日常生活场景照片里的手机都p掉了,只剩下人类,面部表情麻木不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今天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几乎都是这样度过的。

我们刚才说,人工智能可以在智慧方面帮我们做很多事情,同时作为keep的首席科学家,我也希望在身体、体魄方面,人工智能也能帮助我们不要退化,在智力无限延伸的同时,让身体跟得上,保持一种健康的生活状态。这是技术可以做到的,你可以做任何的运动,机器来给你打分,告诉你是否动作是否标准、来鼓励你前行。

当然,人工智能也会对我们社会的道德情感带来变化,比如在日本有很多机器玩具,很多家里都有小机器狗,时间久了这些机器狗已经不再生产,零部件也无法再替代,这个小机器狗的“生命”也就面临终结,之后它的主人就会在庙里为它送别、祈祷。

这说明在某种程度上,人这种社会动物会与机器发生情感的纠葛。

6

人机战争?一定是人类先动的手!

我们听过很多与人工智能有关的问题,比如我们的工作会不会被机器所取代,比如如何与机器共存,还有比较恐怖的、也是很多人都会思考的,未来世界会不会人类被机器人所统治?

今天在现场有小朋友问我:“如果未来人工智能和人类之间发生了战争,会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这是个好问题,很多人都会思考机器人将来是不是会统治人类,但很少人有人会去讨论战争发生的原因是什么。

我的观点是,如果真的发生了战争,那原因一定是人类。回看历史,你会发现所有的武器在发明之初都是有很好的目的,但是后来确实会有些人没有善用它,而是用来谋私利。

现在也有人开始研究人工智能武器,包括所谓的自动武器的研究,目前来看还是在人类的控制之下的,假使有一天人工智能有了自主维护自己存在的算法或者程序,那也一定是人类先按下了启动的按钮,就像在《终结者》里,天网依然需要有人来启动和打开。

想象一下,如果有一个小的机器人,你给它一把刀,再给它一个命令让它拿刀去看接近他一米之内的人,这个命令非常简单,它变成了杀人机器,但谁给它的命令呢,还是人类。

有意思博物馆是果壳旗下科学活动ip,以流动博物馆方式,呈现各种新奇、有料、好玩的活动。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http://www.allove.com/product.php?page=5&lm8=34

http://www.allove.com/product_detail.php?id=178

http://www.allove.com/product_detail.php?id=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