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机械厂家

【推荐】中美大战中国半导体之武汉保卫战

2023-01-16 来源:黄冈农业机械网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多少年后,当我们仰望星空,回眸历史,会发现这句话是对2010年中国半导体产业最好的注解:今年中国半导体产业增长达30%多,但设计公司却纷纷找不到产能,被国外的代工厂家“加价不加量”,发展状况堪忧;中国制造业增长接近50%,但仅有的三家8寸模拟厂之一的成芯被外资买走,唯一的12寸存储芯片代工厂也要被外资收购;政府不差钱了,但扶持高科技的资金却好像减少了;

武汉新芯作为大陆惟一的存储芯片加工厂,为何地位如此重要,引发中芯国际和美光的“中”“美”大战呢?

工业之心:无芯不新芯为核心

集成电路产业在现代工业中,具有全面的渗透性和高度的增值性,整个产业的发展与人们的生活和利益紧密相联。而发展集成电路制造业则对调结构,转方式,促发展以及自主创新和产业升级具有重要的意义:在信息时代,传统工业向现代工业转变,传统制造业向高端制造业过渡,而这里面的核心就是硅技术:集成电路与芯片;而我国传统以成本为优势的制造业面临挑战,亟需向高端制造业发展;而半导体制造业作为集高科技和制造为一体的现代工业,在产业升级和新工业的发展中势必是重中之重: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制造厂,然而无论电视机,还是汽车,目前大多还是“组装经济”,要想调结构,升产业,从组装在中国,制造在中国到设计在中国,则半导体代工业就成了重中之重。

平台之重:韩地虽轻得韩者重

经济危机中,很多半导体厂家关掉了自己的生产线,这也导致了今年全球代工产业的产能紧张。未来的半导体的竞争演变为“产能为王”:谁拥有半导体制造的平台(产能),谁就能发展半导体产业。而新芯在内的自主可控产能(政府控制)如果被外资全盘收购,变成外资公司的一条生产线,失去自主可控和开放性,这会导致国内半导体发展的基础越来越脆弱。

今年半导体全球全行业性好转,但中国的集成电路设计公司却大多拿不到产能,严重地影响了集成电路行业的发展。因为关闭生产线的不可恢复性以及投资半导体制造业的艰难性,预计未来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产业还会因为产能问题受到严重制约。更为重要的是,国内存储产业刚刚起步,虽然新芯国内客户订单可能不多,但它的平台性和开放性给国家发展存储产业带来了希望。于是这个惟一的制造平台就成为重中之重了。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经济复苏后,各个半导体发达国家均加大投入对半导体制造业的投资和支出:GlobalFoundries在纽约新建12寸晶圆厂,纽约州政府初期补贴资金就达12亿美元;而在德国政府的支持下,GlobalFoundries今年建立了欧洲首座超级工厂与最大的12吋厂;三星在韩国政府的支持下,用在半导体上的资本投入今年高达229亿美元。

韩地虽轻得韩者重。所以半导体制造平台的争夺变成了中国半导体产业和电子产业的保家卫国之战。然而“成都保卫战”的失败,“武汉保卫战”的无奈折射了本土业者在强大外资面前的窘境与羸弱。

企业之争:“中”“美”大战从美到中

中芯国际在管理层变更后,运营状况良好。估计今年第三季度很大可能会实现运营盈利,改变了以往中芯一直亏损,依靠输血的老大难形象。同时在客户的推动以及本身发展的需求下,中芯新的管理层也非常重视新芯,新任CEO王宁国上任不到一月,就飞赴武汉,调研新芯。而今年5月初中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武汉召开董事会,使全体董事会成员加大对新芯的认识和重视。由于中芯逐渐向新芯转移先进的技术(包括逻辑制程),所以也加快了对新芯的回购谈判。根据当初中芯国际与政府签订的投资协议,中芯国际享有优先回购权。然而中芯国际亏损多年,今年下半年才有可能盈利,并且今年募集来的资金主要用于扩充北京厂的产能,这也导致其没有多余现金行使优先回购权。所以在这场“中”“美”大战中,暂时落到了后头。而此次对垒中芯的美光,对熟悉中国半导体产业的人来说,并不陌生:“中”“美”大战的第一战其实并不在中国。时光回到2005年,美光就游说美国政府,呼吁美国政府不应该帮助海外竞争者提高生产规模,而当时美光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StevenAppleton高调提出“中芯阻击论”,并且直言不讳“我是这件事的主力.我用了所有可能的方法去阻止中芯国际。我们要保护美国企业的利益.必须这样做。”通过舆论呼吁,院外游说等方式向美国有关部门施加压力,最终迫使美国政府干预此事并敦促美国进出口银行拒绝了本已答应给中芯国际的贷款。

而“前度刘郎今又来”,StevenAppleton又出手了,不过这次是直接收购国内唯一的12寸存储芯片代工厂。只不过身份变了个:当时呼吁美国政府不应该帮助海外竞争对手扩产,并且利用美国政府达到了目的,而现在自己却通过海外收购直接扩充产能了。只是不知道Appleton这次要呼吁美国政府支持他还是中国政府支持他呢?不知道会不会心里后悔当时美国政府帮助其实现“中芯阻击论”,否则中芯国际没受“阻击”,现在发展大了,美光全盘把中芯国际收购下来,这样产能扩充地就更快了。

因为存储芯片属于“量大面广”的标准产品,所以历来成为半导体的必争之地。存储芯片的价格波动很大,今年已来涨幅已是08年时的5到6倍,这与国内没有存储芯片是有很大关系的。所幸中国政府意识到这个严峻的现实,不仅在核高基重大专项里面放入这个课题,同时也希望地方政府能够勇于尝试,发展存储产业。北方的一个经济大省就想全力发展存储产业,今年上半年就和美光谈过,希望能够和美光合作,而当时美光的条件非常苛刻:当地政府出钱出地出厂房,美光仅技术入股,所有产能和技术不能给别人所用,还要大股东控股。如此苛刻和不平等的条件,根本无法保证中方利益和促进当地的产业发展,自然被当地政府拒绝。于是美光在谈判失败后,就盯上了新芯。而美光财大气粗,不仅有现金,还是美元,自然稳操胜券。

地方之痛:扶持民族产业也需要市场运作

毫无疑问,地方政府是重视高科技产业,也愿意扶持民族企业的。投下上百亿人民币,付出众多心血与精力便是明证。并且政府也愿意将企业卖与国内公司,卖与开放的公司,扶持当地的集成电路企业。然而政府肯定也要考虑投入和回报。新芯成立以来一直亏损,好似一个无底洞的现状让政府犯了两难:“加码摊薄”还是“斩仓割肉”,这真是个问题。

从产业的角度来看,代工厂作为高昂的资金密集型产业,投入巨大,折旧极高,所以一个8寸线前五六年都很难盈利,而12寸线投入就更大,所需回报周期就更长了。

估计今年第三季度很大可能会实现运营盈利,改变了以往中芯一直亏损,依靠输血的老大难形象。同时在客户的推动以及本身发展的需求下,中芯新的管理层也非常重视新芯,新任CEO王宁国上任不到一月,就飞赴武汉,调研新芯。而今年5月初中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武汉召开董事会,使全体董事会成员加大对新芯的认识和重视。由于中芯逐渐向新芯转移先进的技术(包括逻辑制程),所以也加快了对新芯的回购谈判。根据当初中芯国际与政府签订的投资协议,中芯国际享有优先回购权。然而中芯国际亏损多年,今年下半年才有可能盈利,并且今年募集来的资金主要用于扩充北京厂的产能,这也导致其没有多余现金行使优先回购权。所以在这场“中”“美”大战中,暂时落到了后头。而此次对垒中芯的美光,对熟悉中国半导体产业的人来说,并不陌生:“中”“美”大战的第一战其实并不在中国。时光回到2005年,美光就游说美国政府,呼吁美国政府不应该帮助海外竞争者提高生产规模,而当时美光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StevenAppleton高调提出“中芯阻击论”,并且直言不讳“我是这件事的主力.我用了所有可能的方法去阻止中芯国际。我们要保护美国企业的利益.必须这样做。”通过舆论呼吁,院外游说等方式向美国有关部门施加压力,最终迫使美国政府干预此事并敦促美国进出口银行拒绝了本已答应给中芯国际的贷款。

而“前度刘郎今又来”,StevenAppleton又出手了,不过这次是直接收购国内唯一的12寸存储芯片代工厂。只不过身份变了个:当时呼吁美国政府不应该帮助海外竞争对手扩产,并且利用美国政府达到了目的,而现在自己却通过海外收购直接扩充产能了。只是不知道Appleton这次要呼吁美国政府支持他还是中国政府支持他呢?不知道会不会心里后悔当时美国政府帮助其实现“中芯阻击论”,否则中芯国际没受“阻击”,现在发展大了,美光全盘把中芯国际收购下来,这样产能扩充地就更快了。

因为存储芯片属于“量大面广”的标准产品,所以历来成为半导体的必争之地。存储芯片的价格波动很大,今年已来涨幅已是08年时的5到6倍,这与国内没有存储芯片是有很大关系的。所幸中国政府意识到这个严峻的现实,不仅在核高基重大专项里面放入这个课题,同时也希望地方政府能够勇于尝试,发展存储产业。北方的一个经济大省就想全力发展存储产业,今年上半年就和美光谈过,希望能够和美光合作,而当时美光的条件非常苛刻:当地政府出钱出地出厂房,美光仅技术入股,所有产能和技术不能给别人所用,还要大股东控股。如此苛刻和不平等的条件,根本无法保证中方利益和促进当地的产业发展,自然被当地政府拒绝。于是美光在谈判失败后,就盯上了新芯。而美光财大气粗,不仅有现金,还是美元,自然稳操胜券。

地方之痛:扶持民族产业也需要市场运作

毫无疑问,地方政府是重视高科技产业,也愿意扶持民族企业的。投下上百亿人民币,付出众多心血与精力便是明证。并且政府也愿意将企业卖与国内公司,卖与开放的公司,扶持当地的集成电路企业。然而政府肯定也要考虑投入和回报。新芯成立以来一直亏损,好似一个无底洞的现状让政府犯了两难:“加码摊薄”还是“斩仓割肉”,这真是个问题。

从产业的角度来看,代工厂作为高昂的资金密集型产业,投入巨大,折旧极高,所以一个8寸线前五六年都很难盈利,而12寸线投入就更大,所需回报周期就更长了。

集成灶品牌

蒸烤一体集成灶

品牌集成灶加盟

集成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