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机械厂家

疫情引发汽车业史上最大规模全球停产潮零部件进出口堪忧-[资讯]

2022-09-24 来源:黄冈农业机械网

疫情引发汽车业史上最大规模全球停产潮 零部件进出口堪忧

降薪、裁员、停产、破产……受蔓延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汽车行业遭遇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全球停产潮袭击,欧洲、美国和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汽车业堪忧。

欧美日各大整车企业和零部件企业无奈停工停产。在依然肆虐的疫情面前,很多汽车企业不得不小心翼翼。丰田、雷诺等汽车企业欧美工厂计划4月底试水小规模复工。菲亚特克莱斯勒(FCA)、法拉利、本田等很多汽车企业欧美工厂都将复工时间推迟至5月。福特、捷豹路虎等汽车企业宣布将继续延长停产时间。全球产业链上的潮汐也波及到国内汽车零部件进出口。

“在这样的形势下,汽车零部件进出口面临严峻考验。”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向《中国汽车报》表示,当前最紧迫的是国内零部件企业要想方设法摆脱不利因素影响,努力减少或避免损失。

-出口遭受海外疫情影响

当前,导致汽车行业陷入困境的“罪魁祸首”是来势汹汹的疫情。世卫组织统计表明,截至欧洲中部时间2020年4月15日10时(北京时间4月15日17时),全球新冠肺炎确诊例。

疫情给汽车行业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因素,欧美汽车制造业大面积停工停产,从3月初至今已延续一个多月,何时完全恢复依然还是个未知数。与此同时,国内汽车零部件企业在出口方面正在遭遇一些具体问题。“我们有40%产能的零部件出口欧美,今年2月,为了尽快给欧美客户发货,我们把原先的海运改为空运。3月,欧美汽车工厂大多数停产,出口订单部分被延迟,个别疫情较为严重的国家和地区直接取消了订单。”浙江一家汽车电气开关企业负责人严先生向《中国汽车报》介绍,2月还在担心员工返岗不及时、海外订单无法按时交付;现在,因为外方受疫情影响,大批已经装箱准备出口的零部件堆放在物流仓库里,等候客户通知,也要为此多付仓储费用。

其实,欧美车企工厂停工带来的连锁反应,几乎波及国内整个行业。“2月,我们也曾通过货机空运给欧洲客户发货,但近一个多月,客户工厂已经停工,通知我们暂时不需要供货了。”重庆一家汽车注塑件企业负责外贸的周经理告诉,当时空运的费用是我们垫付的,加上货款也是一笔不小的款项,客户现在停产后资金支付也有困难,不知何时能收回这些款项。

汽车轮胎行业也受到了疫情冲击。“当前,因为海外订单减少,只有75%产能在生产,回款不易是个新问题。”山东东营某轮胎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齐先生表示。

中国是世界重要的轮胎生产大国,轮胎产量占全球约34%,其出口依赖度较高。国内多家轮胎上市公司财报数据显示,其国外营收占有很大比重,整体保持在30%~50%;几家大型企业的国外营收甚至超过了国内营收。

来自海关总署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国内橡胶轮胎出口76万吨,同比下滑13.7%;出口金额总计122.7亿元,同比减少17.7%。国内一些汽车轮胎企业反映,受欧美一些汽车工厂停工的影响,3月的海外订货情况也不容乐观。国内有关机构预计,今年第二季度国内轮胎出口量将同比下滑30%左右。商务部公开预警,一些国家生产、消费等领域受到冲击,贸易减少,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在今后一段时间内,部分外贸企业可能将遇到国外订单减少等问题。

因出口受到影响,一些企业也在进行调整。一个多月来,因外贸订单减少,山东一家汽车线束企业员工已经减少工作时间,根据欧洲客户通知,5月复工时才需要发货。“我们一方面想方设法回笼货款,另一方面与上游供应商沟通,希望延迟付款。这是为了尽量不减薪、不裁员。”该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

如今,国内汽车零部件行业为海外市场贡献了约80%以上的汽车零部件。受疫情影响,汽车零部件出口遇阻,再波及到零部件上游及材料供应企业,连锁反应正在逐渐显现。同时,与整车“走出去”遇阻相比,国内零部件企业受到的影响更大。公开报告显示,福耀玻璃集团月营业收入已经从以往数十亿元缩减到数亿元。此外,均胜电子、岱美股份、爱科迪、保隆科技等海外业务占比较高的零部件供应商都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

今年前两个月,国内汽车出口情况有所好转,但零部件出口却呈现下滑趋势。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国内汽车零部件出口额同比下降约13.3%。近日,商务部外贸司司长李兴乾公开表示,当前,国际疫情严重冲击世界经济,加工贸易受疫情影响更为快速直接,遭到需求端和供给端“双向挤压”,一方面,出口订单减少;另一方面,全球供应链受阻,原材料、零部件进口困难。

“欧美等国家和地区汽车企业受疫情影响严重,导致外贸需求出现下降,或将对国内零部件出口造成冲击。”中国市场学会营销专家委员会秘书长薛旭在接受《中国汽车报》采访时表示,希望这些不利影响的时间不会久,企业要有底线思维,更要努力开拓新的市场。

-进口再次敲响警钟

欧美日等国家和地区汽车工厂停工,意味着汽车零部件无法进口或难以进口。这个问题对汽车零部件企业乃至整车企业的影响最为直接。

虽然我国汽车行业近年来发展迅速,一些自主品牌车企在销量方面甚至与合资品牌不相上下,但仍有很多零部件依赖进口。“在国内汽车零部件行业,有100余家企业供应近4000种零部件,大部分来自欧美及日韩,欧美工厂停产,无法供应零部件,将影响中国汽车企业生产计划。”一家自主品牌汽车企业采购经理向所说的话,代表了部分整车企业的忧虑。

进入4月以来,日本丰田、本田、日产、铃木、三菱、大发、斯巴鲁、马自达以及丰田纺织、爱信等企业的日本工厂全面停工或大幅减产,给中国汽车行业带来始料未及的影响。日本零部件供应商在每年的全球零部件行业百强榜上都占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席位。数据显示,中国汽车零部件约有27%是从日本进口的,包括发动机、变速器、转向装置、汽车电子、芯片等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核心零部件,即使是在中国合资生产的发动机,核心零部件及一些材料也来自日本,日本爱信6AT、8AT几乎垄断了中国市场,吉利、长城、长安、红旗等很多国产车上用的都是爱信的变速器。

专业研究报告显示,国内大部分整车企业虽然有部分进口零部件库存,但是,如果海外相关国家和地区零部件企业、材料企业停产停供,国内企业在库存用完后将无法继续生产。

至今,国内一些整车企业已经意识到进口零部件断供风险。“我们有少数零部件需要直接从海外进口或者委托一级供应商进口。海外进口受阻,可能会对供应链造成一定影响。”东风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周德元认为,自主品牌零部件国产化率较高,当前东风乘用车库存的进口零部件足够支撑现有订单需求,但若疫情影响时间延长,海外零部件供应跟不上,就会在五六月出现问题。国内某合资汽车企业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一些合资车型的零部件国产化率已经在90%以上,仍有一些零部件需要进口,采购部门已经提示确实有进口零部件断供的风险。

进口困难,对零部件企业影响较大。“我们有些核心零部件来自国外,由于事先已经有一定库存,暂时还没有问题。但是,如果长时间不能进口,情况就不好说了。”深圳市飞优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海阳对《中国汽车报》所言,代表了国内一部分零部件企业的现状,如果欧美日汽车零部件工厂停产时间延长,就会有“断供”之忧。

海外工厂停工造成的影响,还涉及国内零部件企业及整车企业的成本压力。“受疫情影响,零部件进口的时间成本会增加,导致国内相关企业的成本压力加大。”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中国汽车报》表示,在成本压力变大的情况下,车企可能会通过抬高汽车售价来保证盈利。

受疫情影响,欧美部分零部件供应商在3月中下旬陆续停产,复工时间仍未确定。博世中国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其中国工厂已经恢复生产,但一些生产所用的零部件仍需德国方面提供。为保证中国市场的需求,博世在德国一些必要的生产工作还保留着。

零部件进口紧缺,已经影响到汽车销售、售后在内的整个链条。“当前,除了整车难进口之外,进口的豪华汽车零部件也很紧缺,如果海外工厂停工时间延长,将会对进口车的维修保养产生影响。”北京一家4S店的常经理向介绍现实情况。

一般情况下,合资车企进口零部件库存可用一两周,而且一级供应商以及上游各个环节都会有一定的库存储备,还会有运输库存,这就可以保证车企有一两个月的安全库存。

国内有关部门也在关注当前汽车供应链出现的问题,积极引导国内汽车企业加大订货和库存,合理安排国内生产;同时,加强通关和物流便利化,保障汽车核心零部件、原材料以及研发、生产、测试设备等进口通道顺畅。

“如果国外零部件库存有限,进口零部件通道也受疫情影响不够通畅,就会导致零部件进口遇到难题。”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向《中国汽车报》表示,进口零部件供应一时紧张的状况对国内整个行业的影响有限。

-挑战考验企业实力

“进出口双向受阻,涉及国内整个产业,不管时间长短,都要认真考虑,寻找备份或替代方案。”业内许多人一致认为,为应对上游供应问题,企业一是要尽可能多备库存,二是考虑替换为国产零部件。

当前已经有企业开始着手解决替代方案。周德元表示,已经在提前储备进口零部件库存并寻找合适的替代资源,力争尽早消除这些潜在风险。均胜电子相关负责人表示,将会与客户保持沟通,根据实际生产情况进行具体调配。国内某合资车企相关负责人认为,当前在对进口零部件做跟踪评估,如果觉得有问题,会考虑在国内找供应商替代。

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副总裁,东风汽车零部件(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陈兴林明确表示,零部件企业面对压力,近期要积极拓展新的细分市场和用好业务协同资源,中长期要力争在周边国家市场有较大的突破;应对全球供应链风险,要争取客户的支持,强化国产化、近地化采购;要苦练内功,严控固定成本和各项费用,进一步优化效率。

“替换零部件也并非马上就能解决问题。”一家零部件企业负责人告诉,这需要与客户企业协商,也需要一个产品研发、试用和验证周期,这个过程走完,也需要数月到半年左右。所以,所谓替代,是说者容易做者难。

在汽车产业链条中,零部件、整车厂等环环相扣、相互依赖,而一旦某个环节发生变化,便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引发连锁反应。商务部外贸司二级巡视员刘长于近日就认为,汽车供应链复杂庞大,种类成千上万,一个关键零部件缺少都有可能使得整个生产停滞,海外疫情蔓延不可避免地对国内汽车贸易和供应链运转带来冲击,提倡制定替代预案。

“当前,政府主管部门也在积极提供帮助支持,协调解决供应链问题,帮助解决一些租金、税费、流动资金等方面的具体困难。”浙江孔辉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总裁郭川向《中国汽车报》表示。

当前,在进出口遇阻的现实影响下,国内零部件企业已经出现了一些新的趋势。一方面,规模化汽车零部件企业由于实力较强,尚能应对;很多中小型零部件企业面临着更多的不确定性。对此,崔东树认为,未来汽车零部件行业或许会出现“洗牌”,整体而言,优胜劣汰有利于行业整体健康发展。他认为,国内零部件企业的恢复,要比整车厂更快一些。当前,不如抓住机遇,一心一意做好国内市场。

在危机面前,有实力的零部件企业,除了自我纾解困难,还有能力做一些可以做的事。其中,均胜电子作为一家全球化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就在等待进出口恢复的同时,既承接了特斯拉上海工厂2.2亿元的汽车中控零部件订单,又衍生出了防疫物资的生产。“当前,我们的整车客户也希望让我们做这方面的供应商。”均胜电子相关负责人说,在向自己的海外子公司发放自产防护口罩的同时,均胜电子还通过第三方机构向西班牙、意大利等地出口其量产的医用口罩,以缓解当地防护物资紧缺的压力。

“国内零部件产业发展经历了诸多调整,整体上比前些年有了显著提升,也涌现出一些有竞争力的企业,因此,即使如今面临进出口方面的一些问题,相信有主管部门的指导,有企业自己的努力,就能够尽快调整状态,寻得转机,在破解一个个难题中迎来新的生机。”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向《中国汽车报》表示。(赵建国)

江苏科技信息网

中国科学人才网

南京高校人才网